导航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热点关注 / PEDV的发现之旅

PEDV的发现之旅

作者:海林格疫苗日期:2018年9月13日 14:12
    一场秋雨一场凉。
 
    秋雨带走了暑热,也带来了困扰养猪业的难题——腹泻病!曾几时,一场腹泻一场空,仔猪尸体堆成山。此景仍在目,今年的腹泻防卫战已悄然打响!这场由猪流行性腹泻病毒(Porcine Epidemic Diarrhae Virus,PEDV)引起的猪流行性腹泻(PED)仍在我国大范围流行。今天小编就跟大家讲讲PEDV的由来!
 
    1971年春天,英国的一个猪场内发生了PED的疫情,这是资料记录中的第一场PED疫情。6个月后,在距离前一个猪场2英里的地方,爆发了第二场PED疫情。随后,该病在多个猪场间流行。与此同时,PED在欧洲的其他国家,如比利时、德国等也以这样的模式迅速地扩展开来。
 
    1972年,一名名叫Oldham的兽医外科医生给“Pig farming Supplement”的主编写了一封信,信中他描述了这种在英国猪场中出现的新的疾病。该疾病以断奶仔猪、育肥猪和母猪的水样腹泻为特征。因不同于以往的腹泻症状,该病被称为“TOO”,即“the Other One”的缩写,或者“TGE2”。后研究证实引起该腹泻症状的病原并不是TGEV,因此,很快被更名为流行性腹泻(ED)。但是因为该病对新生仔猪不致病,且致死率仅有3%左右,所以该病报道后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
 
    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1976年。英格兰诺里奇兽医研究中心的Wood E.N. 在Veterinary Record上发表了一篇名为“An apparently new syndrome of porcine epidemic diarrhoea”的文章,文中描述了一种新的腹泻疫情。与1971年不同的是,这种新发的腹泻症状出现在了所有日龄的猪身上,包括新生仔猪和哺乳期仔猪,并且对幼龄仔猪的致死率高于30%。为了与1971年的流行性腹泻相区别,此次的腹泻疫情被命名为“ED2”。ED2迅速的在欧洲大陆多个国家流行开来。因为其对幼龄仔猪的高致死率,此次疫情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人们开始进行病因及病原诊断方面的研究。
 
 
图1 不同时间PED爆发时流行特点及死亡率
 
 
    虽然有TGEV的研究经验可以借鉴,但是PEDV的分离与体外培养还是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在Wood E.N. 报道“ED2”疫情后的第三年(1978年),Chasey和Cartwright通过电镜技术,在患病动物粪便和肠道组织中发现了病毒样颗粒,证明ED2是由病毒引起的。同年,Pensaert和Debouck证实这个病毒的形态是类似于冠状病毒的,并且将其中一粪样品命名为CV777。这也就是后来经典的猪流行性腹泻、猪传染性胃肠炎二联灭活疫苗中PEDV毒株的前身。由于当时无法将该病毒在传代细胞中培养,很长一段时间内均采用口服接种新生仔猪的方法来制备病毒储存物,直至1988年。Hofmann和Wyler通过在培养基中添加适量的胰蛋白酶成功地实现了PEDV在非洲绿猴肾细胞(Vero)上的连续传代。至此,在PED疫情首次爆发后第17年,首次实现了PEDV的体外培养,并拉开了PEDV分离株体外培养的序幕。同为冠状病毒,与TGEV相比,PEDV更难进行体外培养。一方面是因为细胞培养中惯常使用的胎牛血清能够抑制冠状病毒对细胞的吸附,另一方面是因为PEDV对于很多细胞系并不适应。PEDV的体外培养过程中,细胞系、血清、胰酶浓度等都会对其体外增殖产生巨大的影响。现今,PEDV流行株的体外分离与培养已经不成问题,但是如何高效的生产疫苗用病毒液仍然是值得摸索的研究。
 
 
图2 PED的发现、演变历程
 
 
    随着PEDV以外培养技术的成功,越来越多的血清学检测技术得以在PED诊断中应用,并解决了一个当时富有争议的难题:ED1和ED2的病原是否具有相关性。因为缺乏ED1爆发时的病料,一场依赖于ELISA的血清抗体回顾试验进行了开展,并证实PEDV是ED1和ED2的病原,尽管ED2出现了新的流行特点。
 
    从不感染新生仔猪的PEDV(ED1阶段)到感染所有日龄的PEDV(ED2阶段)再到近年来对新生仔猪致死率100%的PEDV(2010年爆发阶段),我们不难发现,PEDV处于不断的演变中。作为一种RNA病毒,对于PEDV而言,未来可能还会带来更多不确定的变化。

所属类别: 热点关注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澳门百家乐-网上百家乐-澳门线上百家乐